医药典故

李时珍治病中医杂谈

本文所属类别:[医林漫活]来源:齐乐娱乐网 发布时间:2017-05-13 【字体:
李时珍治病趣闻明代嘉靖年间,世宗皇帝的族侄朱厚璁被封为富顺王,在蕲州建了王府。这富顺王有个王子,是根独苗,自然养的金贵。当他读了冯梦龙的《玉堂春落难还夫》后,被玉堂春苏三的多情和美貌给迷住。从此,他便朝思暮想,成天闷在宫里茶水不思、饭食不进、日积月累、得上了相思病。你想想,天底下竞有这样的蠢人,那玉堂春苏三只是书本上的一个人物角色。而以他当时的环境,这王子要想找个像苏三这样多情和美貌的女子,也并不是件难事。可这王子傻就傻在他偏偏就要玉堂春苏三一个,别人他谁也看不上。这可把富顺王给急坏了。这王子思念苏三,确实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。由于思虑而伤脾,以及长期不进饮食,眼见已是形销骨立,精神萎靡,怎不叫富顺王心急火燎?眼见爱子病入膏肓,经太医多次诊治无效,不久便起不了床,富顺王与王妃相对而泣。这天有个内侍对富顺王说:“禀王爷,蕲州城的东边有个名叫李时珍的医生,王爷何不让他来看看王子殿下的病?这人很有些名气啊!”富顺王说道:“连京城里的太医都诊治过多次,毫无效验,这李时珍虽然在民间有些名气,可本王听说他是个挖药的,只怕没什么学问!”内侍说:“王爷有所不知,这李时珍挖药是为了写书,他可是个有大学问的人哩!”富顺王一听,便立即派人去把李时珍请来。”李时珍将王子的病情看过之后,心中暗想:“所求不遂,积思成郁,郁闷损伤肝脾,肝伤极则筋不用,脾伤久则肌肉削,旷日持久,隐曲难伸,确非汤药可救,难怪太医久治不效”。他经过几番思忖,心中豁然一亮,觉得必须如此这般,方可挽救。这时,他对王爷笑道:“王爷呀!王子殿下的病倒是有救呀!”富顺王一听,惊喜地答道:“果是这样,我可要重重地谢你。”李时珍说:“不过,王爷必须首先恕我的欺君之罪,我才可以管保王子殿下不服任何药料,便在一月之内可以下床,三月之后便能康复了。”富顺王大喜:“只要我儿能脱此病灾,本王连谢都来不及,哪里还咎其过?管它什么欺不欺君啊!”李时珍说:“既是这样,草民如何给王子殿下治病,王爷请不要问,我这就回去打点一番。明日有个老妪来到王府,王爷可要好生接待,务必事事依她,这老太太自有医治王子殿下的灵丹妙药。只要王爷能听她安排,王子殿下便有救了。”富顺王十分惊讶,“明明是叫他李时珍来为我儿治病,可他却要让个老太太来,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?既然他嘱我不必动问,为了我儿的病,也就只好依他了”。于是李时珍便离开了王府。第二天,果然有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,穿戴齐整,右手挽个包袱,左手拄根拐杖,来到了富顺王府前,说是有事求见王爷。富顺王闻报,便明白了,立即让她进来。那老太太操着山西口音对富顺王说:“禀王爷,老身今日前来为王子殿下治病,请王爷先让老身进王妃娘娘的寝宫里打扮一番,再让老身去见王子殿下好么?”富顺王满口答应,让几名宫女领她到王妃的房里去梳妆打扮后,去见王子殿下。”随行的宫女们一见老太太梳妆后的这副模样儿,都偷偷议论道:“诺大年纪的老太婆还穿红着绿、搽粉载花,也不怕人笑话哩!”老太太只当没听见。行不多时,便到了王子的寝宫。老太太进得门去,便一屁股坐在王子的床沿上,捏起王子那双干枯的手,声泪俱下地哭诉道:“是我苏三折杀王子殿下了!殿下对苏三一片真情,我苏三怎么吃罪得起?今日唯有奉为箕帚,与殿下长相厮守,永不分离,以报殿下的一片痴情。”王了一听,十分惊讶,立即欠起身来问她:“什么?什么?什么苏三,苏三在哪里?”老太太答道:“苏三在此,我便是玉堂春苏三也。”这时,王子睁大了眼睛问道:“你从哪儿来的?”老太太说:“听说王子殿下非常想念我,我苏三特从山西洪洞县赶到蕲州来,与殿下结为百年之好!”王子一听连声说道:“不!不!你不是苏三,不是玉堂春,你不是……!”老太大笑道:“殿下凭什么说我不是苏三?不是玉堂春?殿下您再仔细看看,我苏三哪一点不像玉堂春?”王子说:“玉堂春苏三有沉鱼落雁之容,闭月羞花之貌,不像你这个祥子。”老太太说道:“殿下你好生糊涂啊,你想想,五十年前冯梦龙写书时,我苏三便有二十多岁了,如今我苏三已七十有八了。殿下既然不嫌弃我苏三曾经是风尘中人。对我如此钟情,故而不远千里、从山西来此与殿下共享天伦也。”这时,王子掐指一算,果然从《警世通言》问世,至今已有五十多年。苏三如果在世,算来已到垂暮之年。于是他又对老太太瞄了一眼,口中念道:“果然是她!是她啊!无情的岁月,把她的容颜和声音变得如此苍老,已经没有半点娇柔了。”这时,他的嘴里却是噤若寒蝉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多年来的苏三梦,就这样一朝猛醒了。从这以后,那王子心目中苏三的形象已被这老太太所代替。这老太太以其形象来作为医治王子心病的一剂良药。从此以后,王子的病情果然没有服药便渐渐地好了起来。
【求医问药】


齐乐娱乐国际